返 回
新闻中心
首 页
新闻 新闻中心
《我的眼科医生妈妈》微纪实:杨积文医生,为了孩子光明一直在赶路的人


 

作为同事们心中的女强人,杨积文医生是他们最依赖的院长;作为患者们口中的权威专家,杨积文医生是他们寻求光明的希望;而作为家人眼中的大忙人,杨积文医生是他们阖家团圆时缺席的那个人。

 

身着白大褂时肩膀上扛着沉甸甸的责任,而脱下白大褂,她也是一名普通的妈妈。拥有“医生”和“妈妈”双重身份的她,如何平衡家庭与事业?欢迎收看《我的眼科医生妈妈》信任篇,一起探寻沈阳爱尔眼视光医院视光科主任——杨积文医生背后的故事。

点击观看完整纪录片

 

小儿眼科医生的背后
——情绪的安抚与医生的责任
 

早晨,沈阳爱尔眼视光医院已经挤满了患者,而杨积文医生的诊室更是里里外外堆叠的水泄不通。随诊的护士说,她的号很早之前就挂完了,每天还有加号的患者,一天下来加班到七八点是常态。

 

 

但即便是超负荷工作,杨积文医生脸上依旧挂着微笑,亲切地喊着小患者们“宝贝”“小朋友”。

 

一墙之隔的诊室内是患者家长焦急的询问孩子情况,诊室外则是众多家庭迫切的等待,这内外之中变化的是嘈杂程度,不变的是一双双带着期待的眼睛。

 

 

正如杨积文医生所说,眼视光医生是最明白近视眼防控的意义以及方法的,但作为医生,其实时常会在就诊过程中遇到患者家长不理解的情况,有些家长会问刁难的问题,有些家长会发出质疑的声音,但杨积文医生总是耐心地为他们解答,寻求多种解决方式。

 

比如有的家长因为孩子眼部情况达不到配角膜塑形镜的要求而大发雷霆,孩子的双眼透露出害怕,面对妈妈的爆发紧紧瑟缩着自己,但是杨积文医生不急也不气,耐心地解释其中的原因,安抚家长和受到惊吓的孩子的情绪。

 

 

结束完门诊工作,杨积文医生又奔赴手术间,还有二十多台小儿眼病手术需要完成,但她的神情中没有丝毫疲惫。

 

晚上21:00完成了最后一台手术后,杨积文医生给家长送达手术成功的好消息,家长和孩子的笑脸就是她一天中最大的慰藉。

 

 

受人信任的医生

——架起同事和患者希望的桥梁

 

视光专业作为中国近十几年才有的专业,其人才相对于别的专业来说较为缺乏,而地市级医院中优秀的视光医生更为稀缺。所以除开沈阳爱尔眼视光医院的工作,杨积文医生经常会到地市级医院坐诊。路程比较远的地方会一天一个来回,而相连的地市级医院,比如鞍山、营口等,她就会一天去两个地方,基本上每周有两个全天和一个半天在地市级医院坐诊。

 

 

从沈阳出发,经过一个多小时奔波的车程后杨积文医生到达了本溪爱尔眼科医院,患者已经早早排好队在等待。一到医院,杨积文医生就马不停蹄开始工作,而这一坐就是整个下午加晚上,当护士长叫到最后一个号时已经晚上八点多了,但这样的工作状态对于杨积文医生来说已然习惯,被患者、同事和学生信任的她,扛起的是无数希望。

 

 

孩子眼中的妈妈
——我的妈妈是别人家的爸爸
 

作为小儿眼科行业中的佼佼者,杨积文医生将所有重心都倾斜在了工作上,用孩子的话来说,妈妈繁忙的行程让他觉得自己的妈妈仿佛别人家的爸爸,因为总是在工作,只有晚上母子俩才有片刻时间沟通,幼年时他也曾埋怨过,但随着渐渐长大,他开始理解妈妈作为“白衣天使”的责任。

 

半夜归家的路上,杨积文医生收到儿子信息说即将返校,第二天送别时,作为母亲的担忧总是翻来覆去的那些话“有事打电话”、“早点睡觉别熬夜”……

 

 

拥有着“医生”“妈妈”的双重身份,杨积文医生说很多时候的确力不从心,因为孩子的成长总在一瞬间。


所以在面对缺少时间陪伴家人的问题上,她表示孩子的关键性的成长时刻,自己虽然会因为忙碌的工作错过,但是这些年一直都尽量想办法和家人多沟通。

 

 

其实,在眼科行业像杨积文医生这样的医生妈妈不在少数,她们一方面是给无数家庭带来希望的小儿眼科医生,另一方面是守护家庭养育孩子的妈妈。

 

而无论身份如何转变,爱,永远不变。

 

点击咨询 点击预约
 
Copyright © 2020 沈阳爱尔眼视光医院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12001506号-3